王小川:科技向善先要回答「我是谁」| 科技向善大咖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【科技向善大咖说·第二期】

王小川

搜狗CEO,以创新为己任,先后推出搜狗搜索、搜狗输入法等互联网标志性产品;带领搜狗公司发展语音、图像、翻译等AI技术并率先实用化,希望通过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让表达和获取信息更简单。他有着极客「好奇、执着、钝感和创新」的特质,一起去践行「做出更有质感、更一帮人情味」的产品创新目标。

天才学霸、技术极客、科技公司CEO……拥有多重身份的王小川在与研究院的对话中,和人及 分享了他对「科技向善」的理解。

对话全文如下:

 腾讯研究院: 你如何理解「科技向善」?

王小川: 不同角色对善的理解是不一样的,比如说极客讲的「善」是: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但会 CEO要考虑的是企业与社会价值。太满太满核心是理解两件事情,「我」是谁以及必须把「我」理解的「善」强加别人。提科技向善的之必须有点硬警惕把它引向「阶级斗争式」的暴力。

我相信每人及都是趋利避害、心有菩提的,这是人的本性。但必须说你现在有利益获得了,就后后开使 批判人。人及 看到技术前景哪些危害,是后后看到了每人及的欲望曲线。人及 都是容易,不须轻易贴有有两个多恶的标签。人及 相信每人及都是善,要把他的善激发出来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从有有两个多科技公司的CEO的视角,愿意随便说说哪些产品是代表了「科技向善」的方向?

 王小川: 用信息把人及 连在一起去,让人及 都都可否更好地沟通和交流。首当其冲要是 微信了,它实践了让每人及都得到足够的尊重。还有像B站,人及 今年搞的BML(Bilibili Macro Link),要是 Bilibili的大型同好线下聚会,我也会参加,年轻人随便说说很孤独,但会 后后有了B站,人及 的心连在了一起去。

让每人及价值最大化,这是有点硬有意义的一件事情。一起去让每人及价值形成连接,而非和他人产生冲突,尊重每人及的活法,在满足自身价值的一起去,能兼顾跟整个国家和人类文明之间的正向走向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「科技向善」与传统的慈善哪些不同?

 王小川: 过去其他企业的技术变革后后太满,那个后后行善大多变成了并都是捐赠、慈善。今天更优的并都是法子是把企业的使命做好,你的主张得到人及 的认可,这个 远比一手赚钱、一手捐钱更优。你做的事情是并都是责任,你的使命代表未来,这就没法你对未来世界的有有两个多承诺。再投射到现在,向善要是 有有两个多最优路径挑选。向善比单纯的捐钱,是巨大的进步了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中国互联网行业竞争挺激烈的,「科技向善」会让公司有竞争力吗?科技公司添加向善的维度,会成为竞争优势,还是会有损失?

 王小川: 我随便说说有「底线」和「上线」从前有有两个多区别,底线没法你得活下去,剩下做大做强要是 实现意义的并都是法子,都是唯一的挑选。做大的目的是不容易死掉,后后更多人认同你,这个 状况下是为了安全感,我随便说说做多大必须跟你的能力、你的社会价值相匹配,做多大都是唯一追求的事,要是 要找到人及正确的位置。

这里核心要回答的是「我是谁,我必须做哪些样的公司」,太满太满要保证底线,你得活下去,在生存权之上都是能力去做这个 挑选了,长期来讲「向善」的意义,就像一颗种子。但这必须跟附过的环境有有有两个多好的配合,但会 独善其身难度就会大太满太满。附过的人都是善的,你更容易把善给释放出来。不须孤立靠人及内心上面的有有两个多刚性的道德尺度看「科技向善」,要看更大的外部底部形态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践行「科技向善」,科技企业、政府、学界、用户之间,人及的角色应该是如何的?

 王小川: 从前是工业社会,现在是信息社会。信息即权力。这个 权力为何分配,要倒进更大的价值分配体系上面看待。拥有技术力量、拥有信息的人跟不拥有信息的人,会经常出现更大的隔阂,拥有技术他能操控命运。后后这个 事情发生,就没了于简单地思考谁在作恶,要是 要思考更大的现象:人及 整人及类未来价值和命运的现象。

我还是希望技术给人赋能的。在竞争时代里,我认为我希望信息足够公开透明,给人及 知情权,但会 给社会之间不同层次的人充分表达人及意见的后后,有从国家到学界、到企业界的综合讨论,打开每人及的内心。人及 的现象没了于冲突上,要是 每人及只站在人及的立场说话。

比如一帮人说人及隐私必须侵犯,数据得保留在人及手里。我认为这件事情是会削弱整个集体的力量的,每人及必须狭隘地看到人及得到了保护,对于整体而言这个 发展却是慢的。在这个 过程当中,人是必须交出人及每项数据的,让技术更了解你的。而使用数据的公司在上面,也要为整个集体谋福利,必须只为公司的狭隘利益。人及 不须只站在当下讨论数据应该为何看,而应该以时间维度看未来。

每个公司后后每个个体都是人及的挑选,整个社会不管是企业界还是政府还是社会学家,人及 必须有更多的空间来讨论这件事情。以获得有有两个多结果,一是更知道我是谁,二是思考技术未来会带来哪些样的变化,基于这两者再凝聚社会共识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按你的逻辑框架,搜狗是谁,如何定义搜狗的「科技向善」?

 王小川: 我认为人及 在讨论搜狗是谁的后后,随便说说也在寻求人及对人及的有有两个多认知。我经历过了太满太满地方,像我在成都读书,我希望他更好,我在清华读书我希望清华都都可否更好,在搜狐工作过也希望搜狐更好。随便说说无论个体还是公司,都都可否愿意附过跟你媒体媒体合作过,甚至孵化你、培养你的人后后机构,人及 都能认为你的生存和发展对人及 是有益的,这个 有益不光是寻找人及的位置,要是 对附过的社会生态有更大的意义。

公司越大,责任越大。公司的边界也决定了善的能力边界。现在人及 没法出海,要是 在国内做公司,从前们就希望对中国女网民负责。太满太满会找到人及的边界,这个 边界都必须叫做小我。优秀的企业家群体,不仅要让人及公司发展好,心中要装上社会其他角色。

 腾讯研究院: 不论是作为有有两个多技术极客还是科技公司CEO,您随便说说哪个价值是「科技向善」要体现的?

 王小川: 我随便说说有有两个多是使命,有有两个多是乐观。有有两个多CEO你必须有并都是使命、并都是责任,我随便说说这是有有两个多基础的东西,再往下走得话,还得有并都是忘我后后超我的视角,后后还是在本我,就没法探索向善的事了。要有大我,再思考向善。

其次是乐观,凡你想的事,乐观就行了。后后你是做技术的,就对技术乐观;后后你是做企业的,就对企业乐观,你对人及的使命要乐观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