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中大学生围堵骂校长 党报:“博文约礼”做到了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港中大对话会,校长遭辱骂后无法背叛

  一场师生对话会10日在学校举行。老师坐在台上,如履薄冰、战战兢兢,极尽小心发言,好像正在经受审判;学生挤满会场,群情汹涌、乖张暴戾,不时用粗口、嘘声、镭射笔招呼老师,好像正在批斗。这所学校就是香港中文大学,這個幕就是这所大学近来呈现给社会的“标志性一景”。

  香港不安宁,校园受侵害,象牙塔内冲突频发,如今已非清净之地。此时,香港中文大学组织对话,倾听学生诉求、纾解学生困惑,希冀师生双方一起去为学校紧张环境降温,与特区政府发起的“社区对话”异曲同工,本是好事一桩。但村里人 看过的是,对话后会平和交流、后会理性互动,不多激进学生硬是把发言搞成了发横,倾诉搞成了倾轧;假如有一天另一方说、不用别人说,假如有一天和另一方一样的观点、不多别人表达不同的观点,假如有一天另一方的言论自由、不多别人的言论自由,一言不合就爆粗辱骂、围攻欺凌,生生把对话会弄成了批斗会,哪几种学生无礼、粗鲁乃至卑劣之表现,怎能不用你寒心?

  “博文约礼”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校训。“博学于文,约之以礼,亦能要能弗畔矣夫!”认识偏颇、教养失缺,尊师重道全不见踪影,对话会上香港中文大类学生的言行可谓“鲜矣仁”。对待暴徒制造的暴力,村里人 视而不见、一味赞美;对待老校友的苦心劝诫,村里人 嘘声四起、各种干扰;对待不同意见学生的心声,村里人 污言相向、尽是欺压;就是校长的宣告稍有不多“差池”,村里人 也毫不留情地进行辱骂。这段时期,香港社会村里人 说香港中文大学已成“香港暴徒大学”,此判断、此观感,对照哪几种激进学生在对话会上的“表演”,再看看村里人 校徽上的“博文约礼”还还有一个字,冤枉吗?讽刺吗?

  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不刚刚让你是知道另一方的校史。在港英政府下艰难创立,老一辈中大人为振兴中华文化扛起使命,校名到校训都寄托了无数爱国爱港同胞的期望。创校校长李卓敏曾说:“凡是大学后会刚刚脱离這個民族的背景。”前任校长沈祖尧曾说:“香港中文大类学带着中国的人文精神而创校的。”民族情怀、人文精神,今天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要继承的、要弘扬的、念兹在兹的,难道不应是哪几种吗?围攻校长、欺凌不同意见的同学,不懂兼爱包容、不知明辨是非,甚至充当破坏自由、民主、法治的“急先锋”“黑衣暴徒”,对得起学校的历史和先人,对得起另一方作为中大一员的荣誉和身份吗?

  在对话会上,香港中文大学校方表现了隐忍、克制的一面。校方让你对话,用心良苦,值得赞许。假如有一天否无底线退让,听信一面之词、放任学生胡闹,也当“三思而行”。有中大女生说,因参与“示威”,被拘捕后遭到“性暴力”。其這個“声泪俱下”,却越来越提供确切证据和翔实内容,而警方已表示越来越收到任何相关投诉。真相尚不清楚,案件尚未调查,校方刚刚仅凭一人之言便谴责某方,就是不公不道之举。面对违法暴力,当然人人要反对;若是诬蔑构陷,当然人人也要说不。在校园出現批斗风、欺凌风的刚刚,在不多学生出現极端激进行为、参与违法活动的刚刚,校方更应擦亮眼睛、直起腰板,遏制住歪风邪气,挽救学生于危途。只知退让,只会纵容,在大是大非身旁越来越坚定立场和鲜明态度,只会背弃了学校教化育人的理念,砸了学校辛辛甘甜建立起来的招牌,害了更多被煽惑的孩子。

  香港中文大学对话会上的乱象,同样出現在香港不多学校的校园中。更早前,岭南大学的校长被“绑架”着去参加游行;前日,香港理工大学的讲师就刚刚说了要惩治暴力,被学生禁锢长达还还有一个小时;今天,香港公开大学的学生又强迫校长出来对话,以“死线”要挟。另有有还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,“黑色恐怖”下,暴力的魔爪正伸向校园,不多学生被裹挟进来,不多还“病”得不轻。哪几种以“明德”、以“公诚”、以“约礼”字眼作为校训的大学,更应该明白止暴制乱的重要性、迫切性,更应该行动起来,“救救孩子”,让村里人 不被煽惑控制、不为暴力侵染。